“烘焙第一股”克莉丝汀成“仙股”创始人罗田安:上市8年一半时间在内斗

彩票资讯, 彩票预测

“烘焙第一股”克莉丝汀成“仙股”创始人罗田安:上市8年一半时间在内斗

原标题:“烘焙第一股”克莉丝汀成“仙股”创始人罗田安:上市8年一半时间在内斗

每经记者:孙嘉夏实习记者:舒冬妮

在克莉丝汀官网上的公司“里程碑”项下,时间似乎永远停留在了2012年。

这一年,是克莉丝汀成立20周年,公司成功在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在长三角地区拥有店面逾千家,营收13.88亿元,被外界称为“烘焙第一股”。

此后,“里程碑”再无更新,衰败随之而来,市场环境急剧变化,公司更深陷内斗泥沼。只8年,如今市值不到3亿港元,2019年营收降至5.52亿元,门店数量减少至476家,净利润更已连续7年为负。

这家公司最近之所以能唤起资本市场的“记忆”,是因为股价异动。

今年2月26日,克莉丝汀股价在最后一分钟被拉起,最终当日上涨150%。5月11日午后,股价又被一路拉升,从开盘的0.130港元,最高上涨到0.780港元,最终收盘上涨361.54%。后一个交易日中更一度被拉高到1.30港元。但好景不长,此后公司股价又节节败落。

“烘焙第一股”克莉丝汀是如何一步步沦为“仙股”的?

5月26日,罗田安向港交所递交了一封实名举报信。作为公司创始人,他已经在公众视野中消失了很长时间。在举报信中,罗田安称公司执行董事朱永宁通过非法手段获得股权和投票权。

且在2020年5月11日到5月15日间,公司股票呈现不寻常的暴涨暴跌,罗田安认为系“朱永宁为了控制董事会席位,在2020年5月21日召开股东特别大会之前,主要通过金利丰证券行在市场上买入股票增加投票权避免两位董事被罢免”所致。

在罗田安看来,正是上市后连绵不绝的内斗,拖垮了克莉丝汀。而面对罗田安的有关指责,朱永宁则表示对方“不诚信,一片谎言”。

多年“折腾”耗元气

2017年11月17日,克莉丝汀创始人罗田安被罢免董事职位,这虽然让公司的“内斗”大白于天下,但却不是克莉丝汀内斗的开始。

上市后不久,原持股12.03%的日方股东希望退出,这部分股份最终由林煜接手。2015年7月24日,克莉丝汀发布公告称林煜担任非执行董事。

林煜进入前,克莉丝汀的业绩并不好,2012年,公司营业收入13.88亿元,净利润2008.50万元,同比猛降了79.04%;2013年,克莉丝汀亏损3741.50万元;2014年,亏损金额增大至1.51亿元。

公司亏损,罗田安和林煜之间也意见不合。“林煜有不同意见,每次都闹得沸沸扬扬,在会议上越闹越僵,一部分小股东也支持他。”罗田安说,当时双方的纷争主要在经营层面,尽管他仍实际掌控公司的经营权,但纷争也让克莉丝汀原本就不佳的经营状况一直无法得到改善。

就罗田安的说法,《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多次致电林煜,表达采访意愿,但始终未获得回应。

2015年至2017年,克莉丝汀的营收分别为10.62亿、9.26亿、8.05亿元,同比下降15.27%、12.81%、13.03%。

2018年,朱永宁登场。当年11月,克莉丝汀公告称,朱永宁获委任为公司执行董事及首席执行官,罗田安卸任首席执行官一职。

克莉丝汀2019年年报介绍,“朱永宁于复旦大学国际金融专业取得硕士学位,为高级经济师,有超过25年金融业工作经验。自1990年起,历任江苏省建行国际业务部主任科员、中国投资银行江苏省分行支行行长、南京光大银行汉中路支行行长,及华夏证券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投资顾问。2006年至今,担任国泰君安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罗田安告诉记者,早在2018年9月,朱永宁就曾试图收购他持有的股份,“当时他来找我,说我年纪大了,该享福了,让他来经营,要收购我的股票,还让我说服我这边的小股东们一起把股票卖给他,分3期付款。他先给了我一笔钱,说要签订协议分期付款,之后在公开市场交易。”

罗田安说,2018年收下400万美元后,他曾派人了解过朱永宁的情况。“他的办公室就几个人搞投资,没有人做过实体经营的。”

而据罗田安了解,与朱永宁有过接触的股东也不仅止他一人。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克莉丝汀2018年年报里载明的董事持股列表内,并无朱永宁的姓名。

到2019年初,罗田安称,根据双方的约定,他和数名小股东前往香港准备进行股权转让交易,但等待两三天后,朱永宁本人却没有现身,这让罗田安开始质疑朱永宁进入克莉丝汀的真实目的。“我认为朱永宁并不是真的想好好经营克莉丝汀,而是看重克莉丝汀的资产。”罗田安说。

今年5月16日晚,罗田安曾与朱永宁见面,双方为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再次商谈。

罗田安告诉记者,在见面之前,他已经与朱永宁通过微信谈论多次,主要涉及股权交割时间及金额。从罗田安展示的聊天内容来看,双方在2018年9月开始接洽,但交割时间一拖再拖,罗田安对此不满,认定朱永宁没有足够的资金,采取拖延战术,并不是真心想收购股权。

当天双方最终没有签订协议,不欢而散。

“四面楚歌”罗田安

在5月21日的克莉丝汀股东特别大会上,面对股东对克莉丝汀未来发展规划的问题,公司财会部副总裁廖维纶表示,目前公司没有明显的控股股东,没有办法拍板做明确的决定,谁也没有绝对的优势来决定公司未来的方向,董事会意见无法整合,公司发展方向无法明确。

虽然根据2019年年报,罗田安持有克莉丝汀18.24%股份,朱永宁持股比例为11.86%。但在公司内部,罗田安似乎无法得到更多支持。

2019年1月10日,克莉丝汀第一大股东SinoCenturyUniversalCorporation曾书面要求委任罗田安担任执行董事,并罢免8位董事。但反对票比例达到55.4026%。

数据来源:克莉丝汀历年年报

“因为亏损,克莉丝汀的股价一直不好,对于小股东而言,也赚不到钱,所以在朱永宁愿意以高于市场的价格收购他们的股份时,双方就达成了一致。”曾任克莉丝汀某部门负责人的王永(化名)以旁观者的角度看来,罗田安被“赶下台”的直接原因是经营不善。

“罗田安本身不会经营,‘骗’我去投资了克莉丝汀……我宁愿克莉丝汀倒闭,也不想再提克莉丝汀。”曾任克莉丝汀董事会主席、现任执行董事林铭田接到记者的电话时,情绪颇为激动。

林铭田还表示,目前已经有新的团队进驻克莉丝汀董事会,很快就有新的局面。但截至发稿,克莉丝汀没有发出有关董事会的变动公告。

5月21日克莉丝汀股东特别大会现场,现场八人列席,背朝向:右起江若娴、罗田安、江辉平(拟选新董事)、总经理黄建胜、廖维纶;面朝向:右起朱永宁秘书、朱永宁、卢文强(前董事)实习记者舒冬妮摄

前董事周晨则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新股东方进入克莉丝汀,必然是看好其发展,会尽力经营,克莉丝汀曾经现金流充裕,也有很多机会,但由于股东经营理念不同,一直内斗也没有好好经营,最终导致连年亏损。

在另一名前董事李益(化名)看来,面对烘焙行业激烈的竞争和变化,克莉丝汀的发展需要变革成为客观事实,部分股东认为罗田安无法带领克莉丝汀继续前进的情况下引进了新股东,但新股东的发展方向是否正确目前也无法得出结论。

“罗田安作为创始人经营克莉丝汀多年,有很多感情和执着,有比新股东更多的情绪;而朱永宁对土地资源和房地产经营有着丰富的经验,作为新股东对行业的认知理解不一样,并且克莉丝汀仅是他整个产业的一部分,所以派了职业经理人经营克莉丝汀,尽管结果可能不那么好,但目前还没有最终证明谁对谁错。”李益说。

没法赢得更多小股东的支持,罗田安寄望于“釜底抽薪”。

5月26日,罗田安实名举报朱永宁非法交易并向港交所递交举报信。

罗田安在举报信中称,朱永宁通过非法手段获得公司的股权和投票权,首先和其他的股东商量并私下签署协议以高于市场价格收购股东手上的股票,分两段付款,以支付股票买卖订金方式获得小股东投票权,从而进入董事会。同时利用股东权利罢免和他意见不一致的董事会成员。股票收购成功并且成为第一大股东之后,为了避免全面要约收购,通过人头代持上市公司股份。

罗田安还提到,2020年5月11到5月15之间,公司的股价最多一天爆涨500%,突然放量成交,在董事会没有任何披露内幕消息的情况下公司股票在短短几天呈现不寻常的暴涨暴跌,并且从披露易网站不难看出其中金利丰证券行买入的股票最多。据可靠消息,在4月28日的公告——建议罢免以及委任董事的特别大会的公告中,其中建议罢免两位董事分别是詹益升和卓启明,由于两位董事实际为朱永宁的支持者。朱永宁为了控制董事会席位,在2020年5月21日召开股东特别大会之前,主要通过金利丰证券行在市场上买入股票增加投票权避免两位董事被罢免。最终结果以53.96%投票票数反对罢免两位董事。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也多次就相关事宜联系朱永宁,其并未就细节问题一一回应,仅表示罗田安“不诚信,一片谎言”。

错过黄金发展期

经营始终不见起色,近三年,克莉丝汀董事会主席频频换人。

2017年11月17日,罗田安被罢免董事会主席后,2018年8月30日,林铭田接任。不到2个月,10月22日,克莉丝汀公告称林铭田因有意投入更多时间于个人业务因此辞去董事会主席。同年12月17日,朱永宁获任董事会主席。半年之后,2019年6月12日,洪敦清又接替朱永宁成为董事会主席。2020年5月22日,克莉丝汀2019年年报中宣布,洪敦清辞任董事会主席,徐纯彬继任。

3年时间,5任董事会主席,克莉丝汀显然不是一家稳定的公司。

上海地区历来是克莉丝汀营收的主要来源之一,2019年,来自上海地区的收入占克莉丝汀总营收约66.29%,较2018年度的58.21%有所增加,不过营收较2018年度减少了2064.50万元,下降约5.34%。

数据